玖柒是97不是997也不是977

张玖柒_Z97

扩列大欢迎

小学生文笔,弧长上天,
低产咸鱼随缘更新。
专业鸽手年更八百。

穷,颓,家里蹲。

人生理想是一夜暴富。

【易世樊花】我想和你交个朋友。

 @祁·ALY·修 的点文。(真的好难写,哭辽。)


1.交个朋友是假的,想和你谈个恋爱是真的。

2.人鱼公主王子蛋x救生员花

3.狗血,小学生文笔,还OOC,真的。

4.请勿上升真人。



  海天一线。

  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,海滩上游客一如既往地多。樊棋悠闲的靠在救生员专用的高脚椅上,眯着眼欣赏远方的景色。

  他没有注意到,角落小屋的阴影下,悄悄地冒出了一个头。


  虽然言明天马上就要十六岁了,要成为一条成年鱼了,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到海边看人类。事实上他对人类并没有什么兴趣——不就是少个尾巴多两条腿吗。然而他仅有的那几个狐朋狗友们硬要他来一次,说什么“没偷偷看过人类的童年不叫人鱼的童年”,于是言勉为其难的露个头观察一会儿。

  言刚准备转头回家,一片阴影笼罩了过来:“嘿,这么好看的小姑娘一个人游泳要注意安全哦。”

  小姑娘·言攥紧了拳头,背过身咬牙切齿的道:“我,不是,小姑娘。”随即挤出一个呲牙咧嘴的微笑,“不劳你担心了。”

  “哎呀一样的嘛。”眼前的人无比淡定面带微笑的看着震惊的言,笑眯眯的道:“好看的小男生也一样要注意安全啊。”

  言沉默了,有一种冒着被发现是人鱼的危险也要把他拉下水揍一顿的想法。

  “...一个男的留长发你一点都不惊讶的吗?”

  “有什么好惊讶的嘛,”对面那人面色和蔼,“你放心,我不会说你娘炮的。”

  ...言坚定地认为这人是个奇葩。


  偏偏那人自来熟得很,把言当成了一个人出来玩的小朋友,不停地跟言搭话,什么“小伙子你今年多大”呀,“来这边做什么的”呀,“是一个人来的嘛”...言突然有一种被隔壁珊瑚村的老大爷天天念叨他的事迹的既视感。

  “我说你看着也没多大,嘴皮子怎么跟老大爷老大妈似的啊。”言被他问的头疼,“跟个鱼...人贩子一样。”

  “咳,”那人竟是有些不好意思,“难得看到一个好看的小伙子嘛...我也就问问。”他嘟囔着。

  “啊,对了,我叫樊棋,是这儿的救生员”樊棋笑道,“真不是人贩子。我只是...呃...我想和你交个朋友。”

  言突然发现出于礼貌他也应该介绍一下自己,但是他还没给自己编人类的名字:“嗯咳...我叫...”言绞尽脑汁的回想几个朋友跟他七嘴八舌的玩意儿,终于是瞎编了一个出来,“我叫易言。”

  “易言?”樊棋歪歪脑袋,“哪个言?”

  言伸出手在沙滩上一笔一划地画下他的名字。“好名字。”耳边传来樊棋温润的嗓音,不知怎么,言下意识地侧过了头。

  樊棋垂眸看了看表,抬头对言一笑,“到我下班的点啦。你明天还来吗?”

  言看着被夕阳包裹的那身影,竟愣愣的点了点头。

  “那么,明天见。”樊棋微笑着挥手离开,晚霞在他身上流转,映出了人间。



  “嘿,言,人类世界很好玩吧?”

  “哦,是好玩,就比隔壁大爷的鱼生哲理课好一点。”言冷漠地看着自己兴高采烈的兄弟,冷漠地说道,然后冷漠地把他赶了出去。

  言懊恼地揪着自己的头发。我到底为什么要点头啊??不是想好了只是去人类世界看一眼吗!为什么那个叫樊棋的一问我就同意了啊!樊棋那句“我想和你交个朋友”一直在言脑海中晃荡着。朋友吗...言长叹一声,反正已经答应了,作为一个守信用的人鱼,他还是得再上去一次。


第二日。

  言悄悄在一个角落探出头,四处张望着找樊棋的身影。救生员的位置上空无一人。这人该不会真是个骗子吧!那我还溜出来干什么,感受海面上叽叽喳喳的人类们吗?言抿抿嘴,正要转身走人了事,一回头却正看到樊棋的酒窝。

  “早上好呀,”那人说,“又是一个人?你爸妈还真是放养你嘛。”

  “嗯...嗯。”言还没完全反应过来,闷闷地胡乱应答了几声。

  “怎么啦?心情不好?”樊棋拍拍言的肩,“看看天,看看海,心情就会好的咯。”

  “你经常看海吗?”言突然问。

  “嗯哼,”樊棋点点头,“救生员嘛。虽说整天坐在那里,但还能看看海,也挺好的。”

  还真是容易满足。言抬头瞥向樊棋,“大海很美吧?”

  “是呀,”樊棋笑道,“尤其是早晨和傍晚的时候,就感觉很能...治愈不开心。你很喜欢大海嘛?”

  “嗯。”言点点头,又轻声说,“很喜欢。”


  ......


  今天是他们认识的第八天。

  言突然意识到,他好像交了一个人类朋友。

  这段时间他每天都在和樊棋聊天。虽说他是个所谓第十六王子,但他跟父母几乎没什么感情,父母也不怎么在意他的行踪,所以每次都顺利地偷溜上去。不过平日玩的好的几个早就发现了什么端倪,“嘿,言,你不会是悄悄背着我们和哪个人鱼小姑娘谈恋爱了吧?天天玩失踪,啧啧啧,你这可不道德啊!”

  言知道和人类交朋友有风险,也知道在这样下去樊棋迟早会看出他的身份有问题,但他并没有感到不安,也没把几个朋友的半开玩笑的话放心上。作为一个向来遵从自己意愿行事的人,他很快就把这些乱糟糟的毛线球抛之脑后了。


  今天是他们认识的第九天。

  言往常都是在游客熙攘的午后去赴樊棋的约,今天专挑了个人烟稀薄,刚开工的早晨。这个时候樊棋会做什么事?少年人鱼的好奇心轻易地被激发。

  言照例找了个无人注意的角落,浮上了水面。远远地瞟到了樊棋的身影,啧,还挺悠闲,晃荡着腿,没个正经样子。等再靠近一点言才发现,这家伙貌似还在哼哼着什么。是人类那边的歌吧?言猜测着,又悄悄靠近了一点儿,想听听樊棋到底在哼哼些啥。

  “因为我刚好遇见你

    留下足迹才美丽

    风吹花落泪如雨

    因为不想分离”

  樊棋唱歌时很有些投入,晃着腿摇着脑袋,跟个小孩儿似的。原本声音就温温和和的,唱起歌来果然也很好听。意料之中,果不其然,言有这样的念头。

  好一会儿樊棋才发现言,歌声一下子停住,声音里有些惊讶,还隐约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欢喜:“今天来这么早?”

  “嗯哼,”言忍笑应道,“唱的很好听啊。什么歌?”

  “《刚好遇见你》,”樊棋似乎一下子放松了许多,“你都听过我唱歌了,怎么着你也得来一首吧?”

  “呵,我会的歌你可没听过。”

  “这不是更好嘛,让我也见识见识呗。”

  “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全世界最好听的歌喉!”


......


  今天是他们认识的第十天。他们在树荫下分享各自熟知的风俗和习惯。

  今天是他们认识的第十一天。他们喝着椰子汁,悄悄摸摸评价着各异的游人。

  今天是他们认识的第十二天。他们望着层层叠叠白云堆积的蓝天,谈论着海洋中生灵的绚丽。


......

  今天是他们认识的第十五天。

  原来已经这么久了?言有些惊异,更多的,是由于他虽少年老成,但始终初经人事而滋生的迷茫和困惑感。

  樊棋这么个人,对他而言,到底,究竟,是意味着什么呢...?

  这么半个月过去,言第一次开始审视自己的感情。

  言思来想去都想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描述。他呆愣愣地坐着,心里好像有数不清的线头缠在一起,让他有点烦躁;又像是交错的枝枝蔓蔓,向着那一点点模糊的感觉,挠的他心痒痒。

【“嘿,言,你不会是悄悄背着我们和哪个人鱼小姑娘谈恋爱了吧?”】

  言浑身一个激灵。


  空气很安静。长时间的沉默。

  时间仿佛走到了世界尽头。言终于决定了什么。

  他去找了一个小人鱼——

  那个海女巫的孩子。


  他这种初出茅庐的小青年,随随便便是打听不到海女巫魔药铺的所在地的。他早就知道那个小姑娘喜欢自己,于是便用了这一种人际渠道,摸进了那家从不门庭若市的小铺子。

  “你才刚成年吧?来我这儿是想干什么坏事儿?”海女巫语气十分不客气,并不正眼看他,手腕上好几个独特的小手链随着不停的动作叮当作响。

  “我想变成人类。”言冷静地说。

  海女巫抬起头,眉头紧锁。“你疯了?你是王子,虽然现在王室并不像以前那般森严,但这要是被发现,你肯定会被限制行动。你变成人,就没法再回归了,如果你真有这个想法,你就要与大海深处永远隔绝。”

  “我知道。”言平静地看着海女巫,“父母有那么多孩子,并不管我,我去哪里生活不管是对他们,还是对我来说都一样。”

  “好吧,”海女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那你以什么代价做交换呢?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魔药。哦对了,不可以用贝壳币。这笔交易可不能被记录在册。况且,我想拿点更有意思的东西。”

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
  言看着手中透明小瓶内粘稠剔透的液体,没怎么迟疑,一口饮下。

  并没有幼儿故事中的痛苦锥心,也没有传言中的头痛欲裂,言只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失重感和困意,以及尾巴上一阵阵的酥麻。

  海女巫说,这药的副作用就是困,睡一觉起来,过程就结束了。

  言于是就睡了过去。


  一觉醒来已经大半天过去,夜晚来临了。

  鱼尾不见了。两条崭新的双腿取而代之。

  言并不恐慌不安,无论是对离开海洋生活,还是失去熟悉的鱼尾——甚至还觉得有些新奇,研究了好半天才协调好身体顺畅的走路。

  言突然笑了,弯弯嘴角。

  从今天起没有言,没有所谓的第十六人鱼王子。

  易言来到人世。


  易言第一次走在夜晚的海滩上寻找着樊棋的身影。

  在那儿!樊棋推门进了他那海边小屋。

  易言还有些僵硬地奔跑着过去,推开那扇木门。

  “嘿。樊棋。”

  “啊?请问你是哪位呀?”

  “你在搞些什么哦!这么大人了还逗我玩儿呢?啧,不过演技还是可以的。”易言嗤笑一声,拍拍樊棋的肩,“我百忙之中大晚上的跑来找你,是不是很感动?”

  “呃...”樊棋条件反射地往后侧了侧肩,“那个,我记性不太好,可能记不大清了,你是...?”樊棋目光中有些疑惑,听到外边有人叫他,应了声“哎,马上来”,对易言点点头:“不好意思我现在有点儿事,等会儿再说可以吗?谢谢谢谢”然后迅速略过易言,小跑着喊“来了来了”便走远。


  易言愣住了,立在原地。

  他所熟悉的樊棋,绝对不会这样骗他——或者说那家伙根本没法演的这么真实,肯定自己就笑场了——

  樊棋不认识他了。

  樊棋不认识易言了。

  怎么会...?

  易言有些空落落的,视线四处飘忽,却看到了失物招领盒子里的一个小手链。

  那是海女巫的手链。

  他一瞬间知道了。所以海女巫要求看他最近的记忆,所以她说药水有困倦的副作用。根本就没有什么奇怪有趣的意图,海女巫只是为了让他无法去追寻自己爱的人。樊棋忘记自己也是因为她,海女巫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多一点机会。做这些事对她来说那都不算什么,只是举手之劳罢了。

  如果他要让海女巫恢复樊棋的记忆,他猜都能猜到,海女巫会让她的女儿和他订婚,作为隐瞒所有的代价。

  他早该知道,海女巫这种人不能相信。意气风发的少年终究是太自信,以至于被暗礁狠狠刺了一刀。

  但易言又有点想笑。海女巫终归是算差了一步。这对他来说还算不上那么致命的打击。从头开始又怎样?再来一遍又怎样?

  易言转身冲了出去。

  “嘿!樊棋!”他冲樊棋喊道。

  樊棋抬起头,有些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“我想和你交个朋友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真的很鬼扯(。)太难写了!!!QAQ

前段时间三次比较忙一直拖到现在,非常非常抱歉quq请原谅我,咕咕咕。

点文都会写完的,我尽量写快点儿x

赶在这个周末发了,下周回来会修改一下~

谢谢你们把这篇剧情真的很诡异的东西看到最后()

【易世樊花五周年||10H】


两个小混混头头的狗血中二故事。

耀耀客串。




网吧。


    耀耀落地成盒,十分不爽地站起身来打算去搞点喝的,突然被人猛的撞了一下。“我操你妈,”耀耀皱起眉小声骂了一句,回过头,“兄弟你在爪子哟!撞我干嘛?有事吗?”


    “干嘛?脾气这么大?”撞人的冷哼,“他妈撞的就是你。怎么了,不服打我啊,我看你打不打得着。”


    “嘿哟,”耀耀暴脾气上来了,“问我打不打得着?你说你妈呢?脑阔都给你锤烂!”


    网吧老板一看情况不对,立马挤开围观的,挡在他俩中间:“网吧不许打架啊!有事自个儿解决!”


    对面的大兄弟嗤笑一声,“嘴皮子功夫有什么用?敢不敢真打?我劝你多叫几个人,免得被我打爆。”


    耀耀的语调也冷下来:“打群架?啧,易言听说过没?不想被打成残废的话奉劝你多叫几个兄弟,还能输得体面点。”


    对面一听易言的名字,骚话狠话垃圾话也不bb了,面色严峻了下来,只是语调儿还强行酷帅了一波,“怕你?明天中午这个点儿,隔壁巷子,不来是怂逼。”




    对面那大兄弟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
    早知道是易言的人,他有病吗去招惹???


    也不是说他觉得他老大就打不过了,只是本以为随便叫几个兄弟就能搞定的小事,突然要拉老大下水,这兄弟心里有点忐忑,颠簸,像坐过山车。


“棋哥,我惹了点事...”

“怎么啦,还要找我的嘛?”

“是,是易言那边的人...”

“......

“行吧,我知道了。易言....好久没见了。看来真是...”


    这位兄弟到跟着樊棋走进巷子的时候都在纠结,“好久没见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。




    果不其然,樊棋在巷子里看见了“久别重逢”的易言。


    两边人自觉的给这两位让出地方来,易言抬了抬眸,看到来人时眼底划过一丝复杂,随即恢复了他的高冷人设:“....樊棋。”


    身后,耀耀沉默地有些异常,半晌才喊了一声:“棋哥。”


    易言冷哼:“什么时候他是你哥了?”


    樊棋温和地笑了笑:“我俩的事儿没必要掺和别人进来。”


    “行了,今儿就算了吧。”樊棋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,转身大步离开。易言注视着他的背影远去,也轻声说:“走吧。都散了啊。”





    “棋哥,刚被我撞的那个,跟我说什么....让你一会儿去老地方找他?差不多就这个意思。”


    樊棋皱起眉:“行,知道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找我怎么啦?”樊棋坐下来,看着对面一脸严肃的耀耀。“易言那小子又bb啥了?”


    耀耀摇摇头:“没。一年前那件事情....”


    “跟别人没关系,”樊棋不容置疑地打断了他,“你知道的。”


    “可是你明明不用躲着易言的。本来就不是...”
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樊棋一笑,“每个决定都是我自己做的,关你什么事?”


    “就是,关你屁事?赶紧回去洗洗睡了。”樊棋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,耀耀一抬头,才发现易言不知何时也来了这里,不由得一愣。
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樊棋托着腮说。耀耀沉默一会儿,起身离开。


    易言这才将目光转向樊棋。


    “谈谈?”



    樊棋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老板刚送上来的冰可乐,微笑着,一言不发地看着易言紧锁的眉头。


    易言盯着他看,半天才开口问一句:“躲着我?”


    樊棋没说话,似乎并不打算解释什么。


    易言向后靠去,双手交握。“我早就想找你好好聊聊这件事了。”易言说道,语气有些冷漠,仔细听却更像生气:“要不是这次,你是不是打算老死不相往来?


    “你这是有意避着我呢?”
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樊棋坦然道,“以你的智商应该看的出来。”
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易言声音里多了些逼问,“你当初为什么不跟我解释?有事瞒着我?到底怎么回事?”


    “我怂呗。”樊棋的神色不变,“怕‘叽哥’追杀我。”


    樊棋喝完了一杯可乐,拍拍衣服起身。“走了啊。”


    易言想跟上他,皱了皱眉又放弃了,起身走人。




   樊棋从咖啡店出来,走在街上,拨了个电话。


    “喂,耀耀呀——”樊棋习惯性的拖了个长音,正等着耀耀回呛的时候,耳边传来的声音却让樊棋脸色一变。


    “来人呐,副统帅通~敌~啦!”易言故意七拐八拐的音调透过薄薄的手机传到樊棋耳中。樊棋不禁乐了,“哟,R城之王怎么又变成统帅了?“


    对面易言的声音显然有些牙疼,“我靠,你怎么还记得这个梗。”


    “耀耀呢?怎么是你接电话?”


    “外面一起吃饭,他喝醉了正瘫着呢。“


    “......”


    ”樊棋。“


    “嗯?”


    “明天就一年了。”


    “怎么又提那件事。”
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瞒着我很多。樊棋,我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一直躲着我,但这一年来我都很想知道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
    易言的语气是樊棋罕见的认真。


    “.....”樊棋沉默良久,到易言差点以为电话那头的人已经走了的时候,他轻声说了一句:“好嘛。“


    “学校天台见。”





    夜里的热风呼啦啦刮在樊棋脸上,樊棋熟练地翻过围墙进了学校,熟门熟路的走上楼梯,兜里揣着不知什么东西。


    果然还是会被发现,会被揪出来啊。樊棋苦笑着,推开了吱呀吱呀的破铁门。


    令人惊奇的,易言居然已经到了。


    易言听到声响,缓缓地转过身,”来了啊。“


    樊棋忍俊不禁,“干嘛啊,这么中二,还以为你要学蝙蝠侠表演一个自由坠体呢。”


    易言嘴炮的功力一点儿没减:“我自由落体也得拉你这个胖子给我垫背呀。”


    该贫的贫完了,两人突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

    易言先开了口:“所以,到底怎么了?你要想说我那玉符真是你弄碎的就别了,你自己都不信。”


    樊棋走过去靠在栏杆上,叹了口气:“好吧,确实不是我弄碎的。


“你还记得你那发小儿吧?


“他给弄碎了的。


“都知道你那是家里人给的护身符,这小子吓坏了,跑来求我救他一命。“


    易言皱眉:“哪能给他吓成这样?“


    “本来倒也没什么事的,”樊棋笑笑,”但当时不是被教导主任抓到了吗?你知道的,教导主任跟他有仇似的,怎么着也得给他个警告处分。偏偏他不是马上要去国际学校了吗,背着个处分人家哪里肯要他。”


    易言脸色越来越差:“所以你就替他背了?你他妈真是个好人啊。”


    “毕竟你发小,也算我兄弟咯。”


    “他是我兄弟,你就不是我兄弟了?“易言强压着怒火,”那你这一年来躲着我是个什么意思?“


    “我爸听说我把你’价值连城‘的玉符摔碎了,吓得直接搬到隔壁街去了。”樊棋道,“也不是故意躲着你,时机未到,时机未到。”


    “耀耀是不是知道?”


    “嗯,”樊棋点点头,“你是不是傻,我们一起被逮着的,他能不知道吗。”


    “这个小兔崽子,”易言愤愤不平,“这是要篡位了?连他爸爸我都敢瞒!”


    “其实我本来也打算这几天找你的,”樊棋笑着说,“不然我就不会去破巷子。”


    “纪念我俩隔街相望一周年吗?“易言习惯性的贫了一句。


    “算是吧,”没想到樊棋接了这一句,“有样东西给你。”


    樊棋从兜里掏出来两块符,“你那玉牌不是做护身符用的吗?上次我妈带我去求符的时候,给你也求了一块。我可是真心实意的哦。”


    眼前系着红绳的小木牌突然充斥在他的视线中,明明跟玉牌的质感完全不一样,却让他把这两块符不经意的重合起来;明明已经很晚,天色很黑,上面的每一个细节易言却都看的清清楚楚。易言突然愣住了,好一会儿才伸手接过:“谢谢——这上边儿还刻了个易?”



    “怎么了嘛?易狗蛋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,樊春花。”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五周年快乐。

啊。遇见蛋花不知不觉也一年多了啊。

当初一时兴起拉的群也快半年了。陆陆续续也有了十多个人热热闹闹的了。

我知道自己文笔差,感谢大家的包容w 贺文也是deadline前赶制的,请跳过它,不忍直视QAQ。

作为一个入坑晚产粮慢氪金少的底层机器人,能遇到蛋花,遇到大家真的很幸运啦。

今后会继续加油的w


周年点文

热烈祝贺蛋花五周年圈群一周年!!!啪啪啪啪啪啪啪啪!!

开个点文w


Tips:

1.cp向友情向都可以(不上升真人)

2.蛋花花狗都可以,但是我一般写不出来谁攻谁受

3.带梗来哈,尽量详细一点orz

4.应该都会写,但是什么时候写完不保证,期限有生之年(开学初三比较忙碌,感谢理解)

5.写完了会发在lof(易世樊花tag)并at你噢,如果有要求不发布的话记得说一声

6.我是一个【清水】沙雕写手,几乎没有雷点,可以放心嗦

7.顺序大概是按评论顺序来,但是不排除我哪篇写的顺手了就先写了orz(如果四鬼点了那她的优先)



罗里吧嗦了一大堆.....不嫌弃我的话。嗯。我就等你们评论啦。

【易世樊花】大佬大佬我想当漫画家(二)

容我碎碎念一下:

这篇真的我觉得太难写了...写得都是他们还不是很熟的时候...平时都只能看到他们非常非常熟悉的样子啊。所以写的不好你们多体谅x


祝自己7.8生日快乐辣w

(要不是想在今天更文我一定会再改改的qaq)



1.大学校园设定,我是中学狗,不知道大学是啥个样子,瞎写一通,不要打我

2.灵感来自这首歌弹幕“小奶狗一步步攻略傲娇大佬的故事”

3.【OOC预警】私设很多,流水账。

4.请勿上升真人!!!!



前篇:

链接http://z97lovezjl.lofter.com/post/1ed4b35f_12a9c1ca

直接戳头像就ok了其实




    然而易言还是按时来到了活动室。


    易言推开门,一个正在整理名单的学长回头对他笑了笑,问:“是新社员吗?”


    新社员易言点了点头。学长又开口道:“你是那个易言吧?我是副社长樊棋。我看你报名表写的不会画画嘛,之后的海报绘制你就跟着我一起好了。”


    易言乖巧地点点头:“副社,你知道我的申请是谁批的吗?”


    “我批的啊,”樊棋疑惑,“怎么了嘛?”


    “......”易言默,“我这种水平的也能通过啊?”


    樊棋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复杂。气氛略有些尴尬,易言于是笑着道:“学长,你不会是看我帅,想撩我吧?”


    樊棋猛地抬头,瞪了易言一眼:“什么呀!是你们社长小姐姐交代了,要多招几个男孩子进来。”


    啧。易言顿时觉得无聊,左看看右瞅瞅,决定再调戏一把可爱的副社长:“哎,学长,我这么帅,你真的不心动啊?”


    樊棋不理会,在一叠文件中抽出一张递给易言:“这是我们负责的海报的要求和具体情况,你先看一下。”说完便站起身来——新社员差不多到齐了。樊棋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终于不用面对那个新来的学弟了...





易言来之前——


   老天爷真的不是觉得我以前太欧了,决定给我这个欧皇本皇一点惩戒措施吗?!


    樊棋在内心疯狂地吐槽着。还有那几个塑料兄弟,问他们谁来带那个啥都不会的新社员,这群人居然说,他们兄弟几个都是要找小学妹培养感情的,就把学弟托付给了我这个唯一的弯的...还美名其曰,让我和帅气的小学弟好好相处,说不定就在一起了??

    

    真当这是小说啊...樊棋悲愤地整理着材料,那还能怎么办呢?又不能训小学弟,毕竟人也是他放进来的。


     樊棋觉得自己做这个副社长真是人生中最倒霉的决定了。






    “易言,你等会儿有课吗?”樊棋拦住正想拍拍屁股走人的易言,“没课的话我带你去下我的公寓,我把草稿放那了。”


    “没啊。”易言回答道,又勾起吊儿郎当的笑,“学长这是要带我回家?啧,太快了吧。”


   “你正经一点好嘛? ”樊棋看他一眼,叹了口气,无奈道,“对了,你是哪个宿舍楼的?”


    “2号楼,”易言正色,“需要我带什么吗?”


    “你还能带什么?”樊棋白了他一眼,“东西都有,带上人就行。那三点我去你宿舍楼下等你啊。别放我鸽子。”


    “嗯哼,”易言点点头,“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




    睡眼朦胧的易言挣扎着坐起身,看了眼表,顿时浑身一哆嗦。


    谁能告诉我,我只不过睡了个觉,怎么就三点半了?!


    易言僵硬地打开手机,不出意料地发现了好些来自樊棋的未接来电。


    易言正盯着屏幕出神,樊棋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过来。得,这次没得躲了。易言一滑动接听,樊棋的声音立马传了过来:“易言,现在都几点了??”


    易言飞速地说道:“我知道了学长!相信我!我马上下来!!!”


    然后啪地,挂断了电话。


    易言深吸一口气。还在半梦半醒间的易言开始思考——


 [易言·大脑]:你迟到了兄dei!不想社团活动GG的话就赶紧下去!

 [易言·身体]:不着急嘛,反正都已经迟到了,早一会儿晚一会儿都一样,慢慢来。


    没睡醒的易言毫不犹豫地遵循了身体本能。





   四点,慢悠悠下楼来的易言一眼看到了黑着脸的樊棋,干巴巴地笑了两声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我们...走吧?”


    樊棋叹了口气,默念一千遍“不能生气不能生气不能生气”,转身挥手,示意易言跟他走。易言松了口气,不敢再皮,感叹着学长的好脾气,乖巧地跟在樊棋身后。


    樊棋的公寓很近,就在学校旁边。易言低着头,双手插兜,等着樊棋掏钥匙。好奇宝宝(?)易言开始天马行空: 樊棋的公寓会是什么样的呢?还没等他想出什么来,金属零件的响声逼迫他把目光投向樊棋。
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樊棋说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让我算算这篇距离上篇有多久...咳咳不要打我哈哈哈哈。我就是很懒嘛。

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

萧昱然🐓:

强调: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,长期以来,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。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。


当然,如果你能对号入座,就更好了。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。对我来说,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,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,警钟长鸣,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。


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【个人观点】。所以,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,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,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。




作为作者,对我来说,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“我喜欢他们”,而不是“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”


作为读者,对我来说,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“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”,而不是“我喜欢某个作者”



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,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、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,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,所谓吾日三省吾身,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。


1.作为读者,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?


2.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“这篇文文笔好,剧情佳,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”,还是基于“只要是狗血,ABO,哨向,虐,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,我都非常喜欢”?


在这里我要强调,后者提到的这些,所有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。但区别在于,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,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,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


同人不需要写成严肃文学,要将同人写成什么水平,完全取决于个人对他的定义。但无论如何,这些文章都是“同人作品”,对原有角色的还原塑造将是至关重要的。


同人作品,该有底线。


3.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?




之前我在《你不写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;你不读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。》(该链接可戳)这段感想里就说过:


“速食虽好,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。


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。


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。”


作为读者,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。那种剧情飞速发展,文笔轻快简单,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。但显而易见,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,同人少之又少。究其原因,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,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,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。


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,诸如ABO,哨向,论坛体,知乎体,聊天体等,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。但问题在于,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?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。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,颠来倒去,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,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。




举两个例子:


1.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(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欧美同人文,在这里用A/B/C/D表示),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:


在古代,A和B恋爱了,B八抬大轿娶A回家。他们住在北京。有一天,A和B在家闲来无事,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。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:


“卧槽!糊了!”“妈啊!居然是同花顺!给钱给钱!”


2.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(假设这里是痞气型)受(假设这里是坚韧型),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:


受哭得梨花带雨,几乎要昏过去,泣不成声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!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!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!”


攻将受搂在怀里,温柔安慰道:“我也没办法,我还是爱你的。”




以上两种类型举例,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。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:


1.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。


2.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。




针对上述问题,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。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:


该练练,该写写,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,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,就过段时间再写。


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,都是不堪入目的。




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,因为你们的鼓励,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。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:


对于谦逊的作者,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,会令他不断学习,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,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,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,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,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。


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,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,高曝光率、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。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,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,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,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。




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,但我一定要说,第二种歪风邪气,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


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。很多人都知道,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,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,依旧将那种高质量、高写作水平、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,并继续进行创作。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,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,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,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。


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(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):


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,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。当你发帖后,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。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:


1.当你勤更新后,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,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,给你评论。


2.当你收到评论后,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:第一类,写得不错,有可读性,读者会给予评价,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,久而久之,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。第二类,写得不怎么样,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,放弃这篇文;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,哪里不好就是不好,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,进而有机会改正,放弃掉现有的错误,而不是固化它。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,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,无人问津了。


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,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。


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、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,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,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。


到了LOFTER,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。文章好不好,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,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,由高到低排列的。但这些高热度文章,真的就是好文章吗?


绝不全是。


买热度是一条路,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。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: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,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?


诚然,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,是很普遍的事情。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,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。对我们来说,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、继续动笔的动力,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,我们需要这些。但从另一方面来说,热度对我们而言,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,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。


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,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。




我认识很多作者,文笔一流,故事剧情有趣。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,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,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——无趣


各位读者扪心自问,我自己也扪心自问,作为读者,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,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?


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,科幻,未完结。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,来阐述我个人对于“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,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”的想法。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,五万字存稿,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,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,评论越来越少,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,有读者私信我:太太,为什么不更新《XXX》了?


我说:因为没人看,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。


读者表示理解。最后,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,令我至今印象深刻。


他说:太太,其实文章挺好看的,就是太深奥了,看起来很长很刻板,内容也挺纠结的,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。




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,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。究其原因,是环境所趋


现在,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,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,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?


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。


但日本漫画尚存在“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”的情况。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,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,这种心痛程度,着实难以承受,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,那无疑是剜心的。


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,所以我呼吁各位:提高自己的水平,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。


也有人说,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,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,我狗血我也快乐,没毛病。


我也觉得这没毛病。但同样的傻白甜、狗血题材内容,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,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,并且在阅读之后,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。


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


“浪费自己的时间,就是慢性自杀。”——请问各位读者,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,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?


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,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,去旅游,去看一场好电影,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,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,等我更新某篇同人。


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,睡觉之前看完,如果你觉得好,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,然后关灯,睡觉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,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,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。


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,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。






我希望各位,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、并且不断进步、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,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“太太”。


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,作者是否在敷衍你,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,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。


还有,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。请你们相信,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,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。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。如果你不信,就去看书,正经意义上的书,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。


还是那句话:


你不写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;
你不读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。






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,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


我只能说: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,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。






综上:


希望大家作为读者,擦亮眼睛,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,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,也请不要忘了,这是同人,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,而不是某个太太。


以偏概全,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。


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,告诫自己,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。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——人无完人。勿忘初心。


停在原地不进步,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,甚至是倒退,都是践踏尊严的、耻辱的行为。








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:


我们活在当下,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,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、不断扩展、不断进步的阶梯。








感谢你读到这里。


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,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。


我会在评论里抽一位有感想的朋友,送出一本雨果先生的《九三年》。




2018.04.13更新


感谢各位在评论区的留言,观点不同很正常,大家为人处世角度各有千秋,但愿意一同讨论,我是非常感谢的。也希望各位在写下评论时,多思考一下再进行,因为有很多想法实际上并不冲突。


我仍感谢各位愿意将我没写明的观点进行内容补充。

【易世樊花】大佬大佬我想当漫画家(一)



1.大学校园设定,我是中学狗,不知道大学是啥个样子,瞎写一通,不要打我

2.灵感来自这首歌弹幕“小奶狗一步步攻略傲娇大佬的故事”

3.小学生文笔。请勿上升真人!!!






1

“嘿哟,”易言看着电脑屏幕上刚码完的新章,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。“啊——终于写完了——”


易言,是一个原耽写手。是的,原耽。这几年写下来易言的号——“狗蛋蛋”也积累了许多人气,还认识了几个写手、画手小伙伴。此刻,易言又看了看,在结尾瞎bb处加了一句:“凌晨发文,刺不刺激。写这文真的累,唉。”


没过几分钟,屏幕上涌出的新评论中,易言看到了一个熟悉的id。


“春花花:写文这么累,所以你是要转行当画手吗。233”


易言噗地笑出了声,难得没有怼回去,慢悠悠地回道:“可以考虑啊。”


年轻气盛的易言想起学校的社团招新表格还没填,于是一不做二不休,在第一志愿一栏三两下写上“美术社”。反正他这个绘画基础为零的人怎么可能进嘛,填填也无所谓。随即又失笑,因为一句玩笑话就随意地决定了吗,之前可是纠结了好久。哎,既然填完了那就这样吧,易言想着,全然不知接下来会面临怎样的社团生活。






2

樊棋很头疼。


美术社的社长学姐在准备考研,于是99%的事都落到了他这个副社长的头上。近期活动太多,所有海报、插画,只要是跟画有关的,学校都堆到了他们这群人身上。但这还不是最让他头疼的。


真正让他这么焦头烂额的,是他正拿着的这张申请表——来自大一的新生小学弟,易言。虽然名字好听,长得也很帅,但这也不能掩盖他绘画零基础的事实好嘛?!樊棋在心中默默吐槽着,换了只手托着腮,叹了口气。又想起社长小姐姐“嘱托”他的话:“小樊呀,如果有小学弟来的话一定要收下哟~你看我们社就这么几个男孩子~是吧~”于是也只能给了通过,自个儿叹着气,任命的给新社员们发消息让他们明天下午x点到活动室来,又叫上了仅剩的另两个男孩子帮忙。所有事情终于处理完了,樊棋甩了甩脑袋,关上了电脑,离开了社团活动室。






3

易言觉得很震惊,很惊恐,很不知所措。居然过了?过了??他一个写了绘画零基础的,画画等同于群魔乱舞的人,申请美术社居然过了?可能负责招新的是个可爱的萌妹子,然后被我的盛世美颜迷惑了吧。易言想到以后还要参加社团的活动就一阵惶恐,于是果断地点开了和春花花的对话框。好歹人家是个画手呢对吧。


[狗蛋蛋:花花,我要跟你说件很惊悚的事...]


没想到春花花很快就回复了:

[春花花:?]


[狗蛋蛋:我的画画基础为零你知道吧。]


[春花花:你那何止为零,都负到十万八千去了。]


[狗蛋蛋:...]


[狗蛋蛋:我报了学校的美术社。]


[狗蛋蛋:然后,我的申请,过了。]


[春花花:你有没有写你不会画画啊?]


[狗蛋蛋:废话,当然写了,所以才惊悚啊。]


[春花花:emmm]


[狗蛋蛋:我真的有那么帅吗?招新的小姐姐都被我帅气的脸庞打动了。]


[春花花:凑不要脸。]


[狗蛋蛋:呵,以后见到面了我让你见识一下我俊朗的容颜。]


[春花花:所以你找我就是单纯讲述一下你惊悚的经历吗?]


[狗蛋蛋:不,其实我想问,我的社团活动该怎么办。]


[春花花:普通人我可能还能给点建议。]


[春花花:你嘛,自生自灭吧。233]


“...踏马的”易言小声骂了一句。这个蠢货居然敢质疑我?只不过,这次可能真的要自生自灭了...易言叹了口气,趴在了桌子上。


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明天就要个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紧张死QAQ

蛋花相性一百问(三)

31-50题

前篇戳头像

本来并不打算这周更新的,因为我一字未动。谁知道!谁知道在上海群里立了个flag说祁修更了论坛体我就更新,结果。emmmm。


1.小学生文笔,OOC有。

2.老夫老夫设定,同居上海设定,私设杂七杂八。

3.请勿上升真人!!!

4.我真的是花狗党(

5.后50题什么的可能真的要一万年以后,大概会先开个新坑,吧。

6.我以后再也不乱立flag了





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,你会怎么做?
狗:先弄清楚情况再说吧。不过我觉得他不会。
花:嗯。

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?
狗:其实我不是一个对感情很执着很不顾一切的那种人,但是他的话,应该无法原谅吧。
花:我觉得嘛,感情本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一方没有感情了,自然就没法维持了嘛。所以应该没有原谅不原谅这件事。

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?
花:能怎么办?这狗逼每次不都一小时起步?约他出来就应该做好等一个多小时的准备。

34 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部分?
狗:...emm,脸吧,捏起来很舒服。
花:这就是你捏我脸的理由?!你这个狗逼。
作:花花你也要回答呀!
花:也是脸吧,毕竟除了帅一无是处。

35 认为你的情敌是?
狗:情敌可能只有我们家妹子们。
花:没有情敌。不存在的。

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?
花:我在厨房做饭,他在我耳边说话的时候。
狗:也是早上醒来,难得的他还没醒的时候,就靠在床边看他嘛。

37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?
狗:一边吃饭一边有聊没聊地讲讲话的时候。
花:在一块儿的时候都挺幸福的吧,感觉有一个可靠的人在自己身边很安心。

38 你曾向对方说过谎吗?你善于说谎吗?
狗:肯定说过啊。其实我觉得我挺善于撒谎的,但是他每次都能看穿我。
花:嘿嘿。我也说过啊,你还不是看出来了。
狗:这不一样的好吗,你说谎明显的一批好吗?
花:在我看来你也很明显啊。

39 曾经吵架么?
狗:吵啊,三天两头吵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?
狗:其实也没什么大事。都是些琐碎的小事情啦。
花:真正吵的厉害的好像也没几次。

41 之后如何和好?
花:(忽然笑出声)我突然想起来之前有一次狗子简直傻。
狗:??你说哪个。
花:过年那次呀。
狗:......
作:!!求讲!发生了什么!!
花:就是过年的时候,狗子不是回贵州了吗。有天我们qq上在聊,聊着聊着我就说了一句“拉黑了啊”,然后关手机出去了。他给我发消息看我一直不回,还以为真被我拉黑了。于是,(看身旁人一眼)他就上了耀耀的号来劝我别拉黑。这人还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,其实一眼就看出来是他了。
狗:这就是你装作伤心还说要好好考虑一下的理由?!慌都慌死咯。
花:这不是逗你玩玩嘛。后来还不是告诉你真相了嘛,对吧。
狗:...这段屏录掐掉啊。

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?
花:希望呀。
狗:嗯,希望吧。

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?
狗:每次我说完,他就“好好好”或者“嗯”的时候。
花:说实话狗子给人的幸福感还挺强的,一直都能感受到。       

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?
狗:行动。
花:嗯。

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“已经不爱我了”?
狗:可能没有这个时候,就算心里有了一丝丝这样的念头,马上也会被自己否决掉。
花:我也差不多。

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?
狗:春花 花啊。
作:认真一点好吗!
狗:不是,我对花这个真没什么了解啊。一定要选的话,迎春花吧。
花:唔,他的话,木棉?

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?  
狗:额,没有刻意隐瞒的事情。有些事情他不问我也就不说了嘛。    

48 您的自卑感来自?
狗:他难过的时候,会觉得为什么自己没有能力让他一直开开心心的。
花:可能还是在事业方面吧,不过很少会去想这种事情。

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?
花:公开啊。这有什么好藏着的。
狗:刚开始交往的时候保密了一段时间吧,后来就直接公开了。

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? 
狗:能。
花:当然啊,不是说好了等我们七老八十了,还要连青媚狐的吗。





。🌸🐶/0❁

新歌太好听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滚去循环。

蛋花相性一百问(二)

16-30题

前篇戳头像

昨天蹲直播的时候被槿色抓住催更了,嘤嘤嘤。

1.小学生文笔,OOC有。
2.老夫老夫设定,私设有。
3.请勿上升真人!!!!!
4.其实我真的是个花狗党
5.下一更大概是31-50题。什么时候更?五百年以后。
6.后五十题不一定存在



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?一般是什么事情?
狗:喜欢喝冰饮料,怎么说他都改不过来。还有打呼,嗯。
花:总是怼我!我虽然不反驳,不代表我聋了瞎了好吗?!
狗:说你胖怎么了?你要认清事实!
花:你看嘛,又怼。

17 您的毛病是?
狗:抽烟和熬夜吧。
花:你还知道啊?
狗:你有脸说我?
作:戒烟了解一下!早睡了解一下!尤其是你狗子!说好的18年前戒烟呢?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8 对方的毛病是?
狗:哎呀其实我俩的毛病你们不都知道吗。
花:所以这题有什么意义呢。
狗:下一题下一题。

19 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?
狗:(痛心疾首)这人他妈的真的是中央空调,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出去浪
花:???摔了我还和别人连麦的不是你吗易狗蛋?
狗:陈年旧事,不听不看不叽道。
花:呵,呵呵。

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?
花:之前有一次我回粉丝私信嘛,因为我是基本上看到的都会回嘛。但他不让我回,还把我手机拿走了。其实真的没有很累啦。
狗:不是很累??你那天回了多久你自己清楚好吧。

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?
狗:就,该做的都做过了嘛。

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?
狗:啧...不算面基、一起出来玩儿的话,第一次正式约会大概是在步行街?就随便找了个地方逛逛。         

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?
花:就那样儿呗,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。

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?  
花:确定关系有一段时间了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?
狗:其实我们不怎么出去约会什么的。
花:因为这个人懒。
狗:没搬到一起的时候,我去他家,或者他来我家。
花:去线下的时候如果时间不急,有时候也会逛逛。

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?
狗:没什么好准备的啊,就说声生日快乐啊。
花:对啊。
作:我信了你们的邪哦。

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?
花:我。
作:?!我还以为是蛋爹先的耶。
花:得了吧,他就是颗怂蛋。

28 您有多喜欢对方?
狗:我跟花花之间的感情已经不能简单的用喜欢来形容了。
花: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9 那么,您爱对方么?
花:爱。
狗:我能跟这个胖子cp这么久,不是爱是什么咯。

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?
狗:“可我还是比你高啊~”
花:大多数时候他说的话都让我挺没辙的。





凌晨更新,耶。
早睡?假的不存在的
我在上海个唱线下群哦~是蛋群的张玖柒w 来找我玩吗

蛋花相性一百问(一)

1-15题

花花生日快乐!!!


1.小学生文笔,OOC有。
2.请勿带入真人!!!
3.老夫老夫设定,一只有点甜的狗子。
4.讲道理我其实站花狗,但是我觉得蛋花比较好写...(ntm
5.后50题不一定存在
6.缓慢更新,随缘


1 请问您的名字?
狗:易言。喔,或者狗蛋蛋。
花:真名樊棋,艺名春花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 年龄是?
狗:十六岁,嗯。
花:五十九岁高龄(笑)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3 性别是?
狗:难不成我是妹子吗?他还有可能,我就算了吧。
花(瞪狗子一眼):什么啊!

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?
狗:超man 。
花:机智,正直。(严肃脸)

5 对方的性格?
花(抢先):幼稚,皮,怼天怼地。
花:除了帅一无是处。
狗(憋笑):可爱温柔贤妻良母。
花:呸!去你的贤妻良母(ノ`⊿´)ノ

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?在哪里?  
狗:12年的满汉KT。(小声)不过那时候应该是我在抱他大腿,毕竟当时唱歌太难听。
花:现在想想真是年代久远了。

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?
狗:线上的话,唱歌好听,唱功比我好。线下的话...跟个球一样,气质倒是跟声音非常一致。
花:挺清爽一男孩子,长的挺帅的。

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?
狗: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傻子。(瞥花花一眼) 那就,都挺喜欢的吧。
花:帅。咳,没有没有,开个玩笑。狗子这个人嘛,大多数时候还是蛮可靠的,偶尔幼稚的时候也挺可爱。

9 讨厌对方哪一点?
狗:没什么讨厌的地方。
花:嗯。

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?
花:都天sheng一对了,还能不好吗。
狗:挺好的,各方面都是。

11 您怎么称呼对方?
狗:花花,或者樊棋。
花:易言啊狗蛋啊狗子啊之类的。
作:这么正经的吗???
狗:其他称呼嘛,我们自己知道就好了。你们心里会没有b数?

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?
花:现在这样就挺好的。
狗:同上。什么?叫老公?这种称呼在某些情景下肯定会出现的嘛。没必要挂在嘴边吧?

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,您觉得对方是?
狗:兔子。
花:那还用说,狗嘛。

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,您会送?
狗:这要看是什么礼物啊。一些小玩意儿吧。不过我们都不怎么送礼物的。      
花:我整个人都给他了,他还想要什么嘛。

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?
狗:有他就够了。没什么想要的。
花:我觉得你16年送的生日礼物就挺不错的,嗯。

为什么只有前15题呢? 因为我在后几题卡住了。嗯

今天又在看阿金的现场合集x 看到谈重考,说到有人匿名举报那里,突然开了个小小小小小脑洞。(原对话就很甜了)

花:匿名举报这个事嘛...比如我实名举报一个歌手唱歌不好听,那他家妹子会把我怎么样嘛

狗:那你天天说我唱歌难听,也没见我家妹子把你怎么样啊?!

花:这个不一样的 你唱歌本来就难听嘛 你要认清这个事实

狗:她们不仅没把你怎么样,还说“花花说的都对~!(捏嗓子)”我怀疑这是一群假粉,一个个的都向着你不向着我

花:那以后我向着你就行了嘛。

这大概就是所谓一分绝杀吧

(。